醒世姻缘传珍哥,醒世姻缘传哪个版本好

醒世姻缘传的文学评价

《醒世姻缘传》原名“恶姻缘”,全书100回,按照佛教的因果报应观念,先后写了两世的两种恶姻缘。前22回叙写前世的晁家:浪荡子晁源纵妾虐妻,小妾珍哥诬陷大妻计氏私通和尚,致使计氏投缳自尽。小说开头还写了晁源伴同珍哥打猎,射杀一只狐精。这都成为冤孽相报的前因。第二十二回以后叙写今世的狄家:狄希陈是晁源转生,娶了狐精托生的薛素姐为妻,后来又继娶了计氏转生的童寄姐,婢女珍珠是珍哥转生的。狄希陈受尽薛素姐、童寄姐的百般折磨、残酷虐待,珍珠也被童寄姐逼死,“偿命今生”。最后,狄希陈梦入神界,虔诵佛经,便“一切冤孽,尽行消释”。整部小说有着浓重的劝善教育的寓意。
同时,作者对现实人生却又相当清醒,体察得很深切,描绘出相当丰富的真实而鲜活的世态人情。顽劣子弟私通关节便成了秀才,三年赃私十多万两的赃官罢职时还要“脱靴遗爱”,逼死人命的女囚使了银子在狱中依然养尊处优摆生日宴席,狱吏为了占有美貌的女囚不惜纵火烧死另一名女囚,无文无行的塾师榨取学生就像官府追比钱粮,江湖医生故意下毒药加重病情进行勒索,巫婆搬神弄鬼骗取钱物,媒婆花言巧语哄骗人家女儿为人作妾,乡村无赖瞅着族人只剩下孤儿寡母便谋夺人家的家产,新发户转眼就嫌弃亲戚家“穷相”。这部主旨在于明因果的小说,全景式地反映出了那个时代吏治腐败、世风浇薄的面貌。
小说对作为因果关系的两个家庭、两种恶姻缘的描写也是有具体的生活内容的。晁家的计氏原本并非是不幸的,当初计家比较富裕,嫁到较贫寒的晁家时,除了丰厚的妆奁,还带来一顷田地,公婆欢心,丈夫也有几分惧怕,曾过了几年舒心日子。后来公公夤缘钻营,做了知县,晁家富贵了,晁源更加浪荡,娶了小妾,喜新厌旧,计氏才逐渐陷入了等于被遗弃的境地。她很苦恼,孤寂无聊,被尼姑钻了空子,经常来她房里走动,便成了被珍哥诬陷的根据和晁源要“休了她,好离门离户”的借口。这一切都写得很实际。作为因果链条上今世的狄家,尽管交代出与前世人物的对应关系,但还是写出了现实的生活内容。薛素姐是带有几分神秘性的,写她超常的乖戾,虐待丈夫狄希陈,棒打、鞭笞、针刺,乃至神差鬼使地射丈夫一箭,是由于神人给她换了一颗恶心,但也写出了造成她那种虐待狂的现实原因。薛素姐出嫁前已闻知狄希陈性情浮浪,却只能听命于家长结成没有爱情的婚姻。临出阁时,母亲谆谆叮嘱:夫主是女人的终身依靠,不得违拗,丈夫即使偷丫头、嫖妓女,也要容忍,丈夫弃妻宠爱都是那做女人的量窄心偏激出来的。这就使薛素姐对男人先有了一种敌意。婚后,狄希陈果然是不本分,薛素姐发现妓女孙兰姬送给狄希陈的汗巾子、红绣鞋,对他扭打拷问,便招致了婆婆的不满。狄婆子说:“汉子嫖老婆,犯什么法?”“没帐,咱还有几顷地,我卖两顷你嫖,问不出这针眵的罪来!”(第五十二回)在那种男子可以纳妾、嫖妓女.而女子却必须谨守“不妒之德”的社会里,薛素姐对不忠实的丈夫越来越严厉、凶悍的惩罚,实则是出自女性本能的妒情和对男性放纵的反抗。小说中还写了薛亲姐不顾父母的阻拦出去逛庙会的情节,她事后得意地说:“你们不许我去,我怎么也自己去了!”(第五十六回)这也反映着妇女对现实的清规戒律的反抗意识。薛素姐的乖戾、凶悍是由那种社会所造成的人性的变态,虽然有作者的歪曲成分,但也有真实的社会内容,而且比其他小说中的悍妇形象更深刻地透露出“悍”的原因。就小说开头作为缘起的一段议论和小说以晁家为前世、狄家为今世的结构看,作者显然是出于男性的立场有憾于世间家庭“阴阳倒置,刚柔失调”意即丈夫受妻妾的辖制、欺凌的现象而发作的。作者独将薛素姐写成狐精转世的一个心肠极恶的悍妇,更表现出男权主义的立场。有意思的是,小说中展现出来的人生图画却超越了作者的思想,且不说纵妾虐妻的晁源,即便是受妻凌辱的狄希陈也有咎由自取的现实因素,他的轻浮,对薛家的背义,也是导致薛素姐敌视、虐待他的原因。小说为揭示男性被女性欺凌的原因,追究到了男性压迫女性的人生悲剧,表现为一个循环相因的生活过程,在这个因果报应的荒谬逻辑中,也正蕴含着一个现实逻辑的内核:女性对男性的欺凌,也就是对男性压迫的反抗。小说在以因果报应警世功人的思想躯壳里,包孕着呼吁尊重女性、夫妻应当“相敬如宾”的现实意义。这就是《醒世姻缘传》超越一般写悍妇而旨在维持所谓夫纲的地方。
《醒世姻缘传》受《金瓶梅》的影响,写社会家庭间的寻常细事,真切、细致,贴近生活原貌,对城乡下层社会的描绘更富有鲜活的生活气息。作者对人情世态,揣摩得深切,在写实的基调上,往往加些夸张之笔,显示出其人其事的滑稽可笑,形成讽刺艺术的效果。小说中出现的各类人物,无论是官员、乡绅、塾师、乡约、媒婆、江湖医生、市侩商人、尼姑道婆、农村无赖,大都写出各自独具的那种卑陋的势利嘴脸,可说是写尽众生相。小说用方言俗语描摹人物情状,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诙谐幽默的情趣。

开头是一的成语

【一丁不识】一字不识。
【一度著蛇咬,怕见断井索】《五灯会元?龙门远禅师法嗣》:“问:‘狗子还有佛性也无。’赵州道:‘无意者如何?’师曰:‘一度著蛇咬,怕见断井索。’”比喻在某事上吃了苦头,以后遇到类似情况就感到害怕。亦作“一年被蛇咬,三年怕草索”。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卷一:“文若虚道:‘一年被蛇咬,三年怕草索。说到货物,我就没胆气了。只是带了这些银钱回去罢。’”亦作“一夜被蛇咬,十日怕麻绳”。清?李绿园《歧路灯》七三回:“真真‘?夜被蛇咬,十日怕麻绳’光景。”亦作“一朝被蛇咬,三年怕井绳”。老舍《小坡的生日?上学》:“南星摸着头上的大包,颇有点:‘一朝被蛇咬,三年怕井绳’的神气。”亦作“一年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。
【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】《意林》卷一引《六韬》:“屈一人下,伸万人上,惟圣人能行之。”《汉书?萧何传》:“夫能诎於一人之下,而信於万乘之上者,汤武是也。”一人,谓天子;万人,谓百官。多指地位崇高权势显赫的大臣。
【一人之交】好友;至交。谓亲密如一人。
【一人有庆】《书?吕刑》:“一人有庆,兆民赖之,其宁惟永。”孔传:“天子有善,则兆民赖之,其乃安宁长久之道。”后常用为歌颂帝王德政之词。
【一人向隅,满坐不乐】谓满堂之上,一人不乐,众皆为之不欢。
【一人飞升,仙及鸡犬】同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。
【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】语本汉淮南王刘安举家升天的传说。汉王充《论衡?道虚》:“儒书言:淮南王学道,招会天下有道之人,倾一国之尊,下道术之士,是以道术之士并会淮南,奇方异术,莫不争出。王遂得道,举家升天,畜产皆仙,犬吠於天上,鸡鸣於云中。”后用以比喻一人得势,与其有关者亦皆随之发迹。多含讽刺意。
【一人得道,鸡犬飞升】见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。
【一人善射,百夫决拾】①古谚语。比喻为将者善战,其士卒亦必勇敢无前。②喻凡事为首者倡导于前,则其众必起而效之。
【一人传虚,万人传实】谓本无其事,但因传说者多,大家就信以为真。
【一人敌】谓匹夫之勇,止足以敌一人。语出《孟子?梁惠王下》:“夫抚剑疾视,曰:‘彼恶敢当我哉!’此匹夫之勇,敌一人者也。”
【一了百了】语本《朱子语类》卷八:“有资质甚高者,一了一切了,即不须节节用工也。”原为对天资高的人的赞誉之辞,后亦以谓主要的事情了结,其他一切也跟着了结。
【一了百当】①犹言一了百了。②谓问题解决得彻底,或事情办得甚为妥当。
【一刀两段】①见“一刀两断”。②指斩首,被杀。
【一刀两断】比喻坚决地断绝关系。
【一百二十行】犹三百六十行。指各种行业。《宣和遗事》前集:“[微宗等]无日歌欢作乐,遂于宫中内列为市肆,令其宫女卖茶卖酒及一百二十行经纪买卖皆全。”元?关汉卿《金线池》一折:“我想这一百二十行,门门都好着衣吃饭,偏俺这一门却是谁人制下的,忒低微也呵!”《水浒传》三回:“这市井热闹,人烟辏集,车马辏驰,一百二十行经商买卖行货都有。”参见“三百六十行”。
【一棒一条痕】比喻做事扎实或说话一语破的。《朱子语类》卷三四:“大概圣人做事,如所谓一棒一条痕,一捆一掌血,直是恁地。”明?王阳明《传习录》卷下:“诸公在此,务要立个必为圣人之心,时时刻刻须是一棒一条痕,一捆一掌血,方能听吾说话句句得力。”亦作“一鞭一条痕”。《儒林外史》一一回:“八股文章若做的好,随你做甚么东西,要诗就诗,要赋就赋,都是一鞭一条痕,一捆一掌血。”《儿女英雄传》三五回:“吾兄这几句说话,真是一鞭一条痕的好文章。”
【一悲一喜】既悲伤又高兴。《平妖传》二回:“表公单单一身,不胜凄惨,且喜有了性命,又得了两件至宝,正所谓一悲一喜。”
【一鼻孔出气】指相互间言行如出自-人,常含贬意。《醒世姻缘传》六回:“那晁住媳妇就是合珍哥一个鼻孔出气,也没有这等心意相投。”《鲁迅书信集?致曹靖华》:“新月博士常发议论,都和官僚一鼻孔出气,南方已无人信之。”
【一鼻子灰】比喻碰壁或受斥责。《红楼梦》五五回:“幸而平姐姐在这里,没得臊一鼻子灰,趁早知会他们去。”
【一寸丹心】一片赤诚之心。
【一寸光阴一寸金】俗谚。意谓时间非常可贵,必须珍惜。
【一寸赤心】同“一寸丹心”。
【一口一声】犹口口声声。
【一口同音】犹言众口一词。
【一口同声】犹一口同音。
【一夕一朝】同“一朝一夕”。
【一之已甚】见“一之谓甚”。
【一之为甚】见“一之谓甚”。
【一之谓甚】谓一次已经过分。
【一子出家,七祖?天】见“一子出家,九祖升天”。
【一子出家,九祖升天】谓子孙中有一人出家,祖宗都能升天。常用以借喻一人得势,全家沾光。
【一子悟道,九族生天】犹言一子出家,九祖升天。
【一天一地】①指天和地。②形容到处都是。
【一天星斗】①满天星星。②唐杜牧《华清宫三十韵》:“雷霆驰号令,星斗焕文章。”后以“一天星斗”形容文章华美。③方言。谓事情杂乱难理,见清范寅《越谚》卷上。④犹言满城风雨。
【一夫之用】谓仅能当一人之用,而无兼人之能。
【一夫之勇】犹言匹夫之勇。
【一夫当关】见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。
【一元复始】《公羊传?隐公元年》:“元者何?君之始年也。春者何?岁之始也。”后以“一元复始”为新的一年的开始。并常以下句“万象更新”合成春联,今人亦偶用之。
【一木难支】①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?任诞》:“?和峤?曰:‘元裒如北厦门,拉?自欲坏,非一木所能支。’”隋王通《文中子?事君》:“大厦将颠,非一木所支也。”后以“一木难支”谓崩溃的形势非一人所能挽救。②喻艰巨的事业非一人所能胜任。
【一五一十】①以五为单位往下计数。②形容叙述得原原本本,没有遗漏。
【一支半节】谓一小部分。
【一不扭众】谓一人不应或难以违反众意。
【一切万物】宇宙间所有的事物。
【一切众生】佛教谓人类和一切有情识的生物。
【一日三月】《诗?王风?采葛》:“彼采葛兮,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”后以“一日三月”形容对人思念殷切。
【一日三省】谓每天多次地自我反省。语出《论语?学而》:“曾子曰:‘吾日三省吾身。’”
【一日三秋】《诗?王风?采葛》:“彼采萧兮,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。”孔颖达疏:“年有四时,时皆三月,三秋谓九月也。”后以“一日三秋”形容对人思念殷切。
【一日三复】谓在一天之内多次反复玩味。
【一日三岁】《诗?王风?采葛》:“彼采艾兮,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。”后以“一日三岁”形容对人思念殷切。
【一日三覆】同“一日三复”。
【一日千丈】形容形势发展极为迅速。
【一日千里】①形容马跑得极快。②比喻人才智出众。③形容进步或发展的迅速。
【一日之长】谓年龄比别人稍大。语出《论语?先进》:“子路、曾?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,子曰:‘以吾一日长乎尔,毋吾以也。’”
【一日之长】谓才能比别人稍强。
【一日之雅】犹言一面之交。
【一日万里】形容行动迅速,进展极快。
【一日万几】亦作“一日万机”。形容帝王每天处理政事极为繁忙。语本《书?皋陶谟》:“兢兢业业,一日二日万几。”孔传:“几,微也。言当戒惧万事之微。”
【一日万机】见“一日万几”。
【一牛吼地】谓牛鸣声可及之地。喻距离较近。
【一牛鸣地】见“一牛吼地”。
【一手一足】比喻一个人或一人之力。
【一手一脚】见“一手一足”。
【一手包办】①一人全部办理。②个人独揽。
【一手遮天】唐曹?《读李斯传》诗:“难将一人手,掩得天下目。”后以“一手遮天”形容仗势弄权,瞒上欺下。
【一毛不拔】语出《孟子?尽心上》:“杨子取为我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为也。”《燕丹子》卷中:“荆轲曰:‘有鄙志,常谓心向意,投身不顾;情有异,一毛不拔。’”后以“一毛不拔”形容极端吝啬。
【一片冰心】谓心地纯洁,性情淡泊。
【一片宫商】形容象乐声那样和谐动听。宫、商,古代五音的两个音阶,常用作乐声的代称。
【一片散沙】见“一盘散沙”。
【一仍旧贯】语出《论语?先进》:“鲁人为长府,闵子骞曰:‘仍旧贯,如之何?何必改作?’”何晏集解引郑玄曰:“仍,因也。贯,事也。因旧事则可也,何必复更改作。”后以“一仍旧贯”表示完全按照旧例。
【一反常态】完全改变了平常的态度。
【一介之士】①一个微末的士人。②忠心正直的人。
【一介之才】微小的才能。
【一介之善】微小的善行。
【一介不苟】见“一介不取”。
【一介不取】语出《孟子?万章上》:“一介不以与人,一介不以取诸人。”后以“一介不取”谓一丝一毫亦不苟取。
【一分一毫】形容很少的数量。
【一文不名】形容极其贫困。
【一文不值】见“一钱不值”。
【一文如命】见“一钱如命”。
【一心一力】同心协力。
【一心一计】同“一心一意”。
【一心一路】犹一心一意。
【一心一腹】一条心。
【一心一意】《三国志?魏志?杜恕传》“免为庶人,徙章武郡,是岁嘉平元年”裴松之注引《杜氏新书》:“故推一心,任一意,直而行之耳。”后因以“一心一意”谓同心同意;或专心专意,毫无他念。
【一心一德】同心同德。语出《书?泰誓中》:“乃一德一心,立定厥功,惟克永世。”
【一心同功】同心协力,共赴事功。
【一心同归】齐心趋向同一目的。
【一心同体】犹言同心同德。
【一心无二】同心共志,没有两意。
【一孔之见】汉桓宽《盐铁论?相刺》:“持规而非矩,执准而非绳,通一孔,晓一理,而不知权衡。”《礼记?中庸》“反古之道”汉郑玄注:“反古之道,谓晓一孔之人,不知今王之新政可从。”唐孔颖达疏:“孔谓孔穴。孔穴所出,事有多涂。今惟晓知一孔之人,不知馀孔通达,惟守此一处,故云晓一孔之人。”后因称狭隘片面的见解为“一孔之见”。
【一以贯之】原指孔子的忠恕之道贯穿在一切事物中。后亦泛指一种思想或理论贯通始终。
【一以当十】一人可抵过十人。形容斗志旺盛。
【一以当百】一人抵过百人。极言勇猛。
【一世之雄】一个时代的英雄。
【一世龙门】后汉李膺有重名,后进有升其堂者,谓之“登龙门”。见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?德行》。后因称文人所景仰的人物为一世龙门。
【一本正经】原指一部正规的经典。后即用以形容态度庄重严肃。有时带有讽刺意味。
【一本万利】用极少资本牟取最大利润,形容本轻利重。
【一目十行】一眼能看十行文章。形容阅读的速度极快。语本《梁书?简文帝纪》:“读书十行俱下。”及《北齐书?河南康舒王孝瑜传》:“兼爱文学,读书敏速,十行俱下。”
【一目了然】见“一目了然”。
【一目了然】一看就很清楚。亦作“一目了然”。
【一目之士】指见解片面,不能看到事物整体的人。
【一目五行】犹一目十行。
【一目数行】犹一目十行。
【一目了然】一看就很清楚。亦作“一目了然”。
【一旦一夕】同“一朝一夕”。
【一生一世】从生到死;一辈子。
【一生一代】同“一生一世”。
【一生九死】谓经历多次生命危险而幸存。
【一矢双穿】犹一箭双雕。
【一丘一壑】①《汉书?叙传上》:“渔钓於一壑,则万物不奸其志;栖迟於一丘,则天下不易其乐。”后因以“一丘一壑”指退隐在野,放情山水。②犹一山一水。
【一丘之貉】同一山丘上的貉。喻同类无所差别。今用于贬义。丘,亦作“邱”。
【一代鼎臣】见“一代宗臣”。
【一代风流】指开创风气,为当世所景仰的人物。
【一代楷模】楷模:榜样。一个时代的模范人物。《旧唐书?李靖传》:“朕观自古已来,身居富贵,能知止是者甚少。……公能识达大体,深足可嘉。朕今非直成公雅志欲以公为一代楷模。”
【一代宗臣】《汉书?萧何曹参传赞》:“淮阴黥布等已灭,唯何参擅功名,位冠群臣,声施后世,为一代之宗臣。”一个时代中大家所景仰的大臣。亦作“一代鼎臣”。《南史?丘灵鞠传》:“公为一代鼎臣,不可复为覆?sù。”
【一民同俗】谓使人民的思想风俗齐同。
【一匡九合】春秋时管仲辅助齐桓公“一匡天下,九合诸侯”,建立霸业。后亦以“一匡九合”指立国大事。
【一匡天下】使天下得到匡正。
【一式一样】完全一样。
【一成一旅】方十里为成,五百人为旅。传夏少康凭此灭过、戈而复禹业。后遂用为势微力弱卒能克敌制胜、光复旧业之典。
【一成不易】同“一成不变”。
【一成不变】《礼记?王制》:“刑者,?也。?者,成也。一成而不可变,故君子尽心焉。”孔颖达疏:“容貌一成之后,若以刀锯凿之,断者不可续,死者不可生,故云不可变。”后以一成不变”谓刑法一经制定,不容变更。亦泛指墨守成规,不知变通。
【一至於此】竟到如此地步。
【一至於斯】同“一至於此”。
【一吐为快】尽情说出要说的话而感到?快。
【一帆风顺】①本指帆船一路顺风。亦用为祝人旅途安吉之辞。②比喻境遇顺利或办事容易。
【一帆顺风】同“一帆风顺”。
【一年被蛇咬,三年怕草索】见“一度著蛇咬,怕见断井索”。
【一年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】见“一度著蛇咬,怕见断井索”。
【一年一度】谓每年一次。
【一年半载】约计时间之词。多则一年,少则半年。
【一行作吏】一经为官。
【一决雌雄】一决胜负。雌雄,喻高低。
【一衣带水】《南史?陈纪下》:“隋文帝谓仆射高?曰:‘我为百姓父母,岂可限一衣带水不拯之乎?’”“一衣带水”谓象一条衣带那么宽的河流,形容其狭窄或逼近。因隋将伐陈,陈在长江之南,故云。后亦泛指江河湖海不足为阻。
【一字一句】①每字每句。②形容说话清楚从容。
【一字一板】①犹一字一句。形容说话从容,吐字清晰。②指严肃认真,毫不苟且。③犹言正正经经,合乎规矩。
【一字一珠】形容歌声圆润。语出唐薛能《赠歌者》诗:“一字新声一颗珠,转喉疑是击珊瑚。”后亦以“一字一珠”称誉文章华贵。
【一字千金】①秦相吕不韦使门客著《吕氏春秋》,书成,公布于咸阳城门,声言有能增删一字者,赏予千金。见《史记?吕不韦列传》。又汉刘安著《淮南子》,亦悬赏千金,征求士人意见。见汉桓谭《新论?本造》。后因以“一字千金”极言文章价值的高贵。②指书法作品的珍贵。
【一字千秋】谓文字警辟,足垂久远。
【一字不苟】一个字也不随便。形容行文时字斟句酌,反复锤炼。
【一字不易】《新唐书?文艺传中?孙逖》:“开元间,苏?、齐?、苏晋、贾曾、韩休、许景先及狄典诏诰,为代言最;而逖尤精密,张九龄视其草,欲易一字,卒不能也。”后因以“一字不易”谓文字精醇,一个字也不能更改。亦用于指抄袭者一字不改地照抄别人的文章。
【一字长城】谓一言奏效,可比长城。
【一字连城】《魏书?彭城王勰传》:“黄门侍郎崔光读暮春群臣应诏诗。至勰诗,高祖仍为之改一字……勰曰:‘臣闻《诗》三百,一言可蔽。今陛下赐刊一字,足以价等连城。’”后因以“一字连城”极言文字价值的崇高。连城,指“连城璧”。
【一字兼金】形容文字极其珍贵。兼金,价值倍常的好金。
【一字褒贬】原谓《春秋》笔法严谨,一字即寓褒贬之意。晋杜预《春秋经传集解序》:“《春秋》虽以一字为褒贬,然皆须数字以成言。”孔颖达疏:“褒则书字,贬则称名。”晋范宁《春秋?梁传序》:“一字之褒,宠逾华衮之赠;片言之贬,辱过市朝之挞。”南朝梁刘勰《文心雕龙?徵圣》:“故《春秋》以一字为褒贬。”后亦泛指论人议事用词严谨而有分寸。
【一如既往】完全象过去一样。
【一走了之】谓不顾而去。
【一技之长】指有某种专长或技能。
【一花独放】一种花独自开放。与“百花齐放”相对,常比喻缺少各种不同形式、风格的艺术作品。
【一步一鬼】汉王充《论衡?论死》:“如人死辄为鬼,则道路之上一步一鬼也。”本谓鬼很多,后为疑心生暗鬼之意。
【一步一趋】①形容紧跟着行走。语本《庄子?田子方》:“夫子步亦步,夫子趋亦趋。”②比喻事事模仿和追随别人。常含贬意。

杭组词,两字

杭州,苏杭

《醒世姻缘传》为什么男人都怕老婆?

这是前世今生两世姻缘的一个故事 上一世那个男人虐狐虐妻而使其妻自缢而死。所以这一世狐跟妻都来找他报仇,而其妻化成泼辣女子虐待他,这是前世因果报应,所以才有怕老婆之说
附简介:
《醒世姻缘传》以明代前期(正统至成化年间)为背景,写了一个两世姻缘、轮回报应的故事。前二十二回写晁源携妓女珍哥打猎,射死一只仙狐并剥了皮,后娶珍哥为妾,虐待妻计氏,使之自缢而死,此是前生故事。二十三回以后是后世故事:晁源托生为狄希陈,仙狐托生为其妻薛素姐,计氏托生为其妾童寄姐。在后世姻缘中,狄希陈变成一个极端怕老婆的人,而薛、童则变成极端悍泼的女人。她们想出种种稀奇古怪的残忍办法来折磨丈夫:把他绑在床脚上、用棒子痛打、用针刺、用炭火从他的衣领中倒进去,烧得他皮焦肉烂。而狄希陈只是一味忍受。后有高僧胡无翳点明了他们的前世因果,又教狄希陈念《金刚经》一万遍,才得消除冤业。
满意记得采纳啊

醒世姻缘传的历史评价

胡适说:“这是一部十七世纪的写实小说”,这它能够表现出包括家庭生活在内的广阔的社会生活面貌,“是一部最丰富又最详细的文化史料”。他预言:将来研究十七世纪中国社会风俗史、教育史、经济史的学者,研究十七世纪中国政治腐败、民生痛苦、宗教生活的学者,都必定要研究这部书。
大诗人徐志摩对小说作者的“写实大手笔”作了艺术的阐发:“你看他一枝笔就像是最新的电影,不但活动,而且有十二分的声色。”“他把中下社会的各色人等的骨髓都挑了出来供我们鉴赏,但他却从不露一点枯涸或竭蹶的神情,永远是他那从容,他那闲暇。”“他是把人情世故看烂透了。他的材料全是平常,全是腐臭,但一经他的演梁,全都变了神奇的了。”“他的画幅几乎和人生的面目有同等的宽广。”
张爱玲1955年2月在给胡适的一封长信中写到:“《醒世姻缘》和《海上花》一个写得浓,一个写得淡,但是同样是最好的写实的作品。我常常替它们不平,总觉得它们应当是世界名著……我一直有一个志愿,希望将来能把《海上花》和《醒世姻缘》译成英文。”

醒世姻缘传的文学评价

《醒世姻缘传》原名“恶姻缘”,全书100回,按照佛教的因果报应观念,先后写了两世的两种恶姻缘。前22回叙写前世的晁家:浪荡子晁源纵妾虐妻,小妾珍哥诬陷大妻计氏私通和尚,致使计氏投缳自尽。小说开头还写了晁源伴同珍哥打猎,射杀一只狐精。这都成为冤孽相报的前因。第二十二回以后叙写今世的狄家:狄希陈是晁源转生,娶了狐精托生的薛素姐为妻,后来又继娶了计氏转生的童寄姐,婢女珍珠是珍哥转生的。狄希陈受尽薛素姐、童寄姐的百般折磨、残酷虐待,珍珠也被童寄姐逼死,“偿命今生”。最后,狄希陈梦入神界,虔诵佛经,便“一切冤孽,尽行消释”。整部小说有着浓重的劝善教育的寓意。
同时,作者对现实人生却又相当清醒,体察得很深切,描绘出相当丰富的真实而鲜活的世态人情。顽劣子弟私通关节便成了秀才,三年赃私十多万两的赃官罢职时还要“脱靴遗爱”,逼死人命的女囚使了银子在狱中依然养尊处优摆生日宴席,狱吏为了占有美貌的女囚不惜纵火烧死另一名女囚,无文无行的塾师榨取学生就像官府追比钱粮,江湖医生故意下毒药加重病情进行勒索,巫婆搬神弄鬼骗取钱物,媒婆花言巧语哄骗人家女儿为人作妾,乡村无赖瞅着族人只剩下孤儿寡母便谋夺人家的家产,新发户转眼就嫌弃亲戚家“穷相”。这部主旨在于明因果的小说,全景式地反映出了那个时代吏治腐败、世风浇薄的面貌。
小说对作为因果关系的两个家庭、两种恶姻缘的描写也是有具体的生活内容的。晁家的计氏原本并非是不幸的,当初计家比较富裕,嫁到较贫寒的晁家时,除了丰厚的妆奁,还带来一顷田地,公婆欢心,丈夫也有几分惧怕,曾过了几年舒心日子。后来公公夤缘钻营,做了知县,晁家富贵了,晁源更加浪荡,娶了小妾,喜新厌旧,计氏才逐渐陷入了等于被遗弃的境地。她很苦恼,孤寂无聊,被尼姑钻了空子,经常来她房里走动,便成了被珍哥诬陷的根据和晁源要“休了她,好离门离户”的借口。这一切都写得很实际。作为因果链条上今世的狄家,尽管交代出与前世人物的对应关系,但还是写出了现实的生活内容。薛素姐是带有几分神秘性的,写她超常的乖戾,虐待丈夫狄希陈,棒打、鞭笞、针刺,乃至神差鬼使地射丈夫一箭,是由于神人给她换了一颗恶心,但也写出了造成她那种虐待狂的现实原因。薛素姐出嫁前已闻知狄希陈性情浮浪,却只能听命于家长结成没有爱情的婚姻。临出阁时,母亲谆谆叮嘱:夫主是女人的终身依靠,不得违拗,丈夫即使偷丫头、嫖妓女,也要容忍,丈夫弃妻宠爱都是那做女人的量窄心偏激出来的。这就使薛素姐对男人先有了一种敌意。婚后,狄希陈果然是不本分,薛素姐发现妓女孙兰姬送给狄希陈的汗巾子、红绣鞋,对他扭打拷问,便招致了婆婆的不满。狄婆子说:“汉子嫖老婆,犯什么法?”“没帐,咱还有几顷地,我卖两顷你嫖,问不出这针眵的罪来!”(第五十二回)在那种男子可以纳妾、嫖妓女.而女子却必须谨守“不妒之德”的社会里,薛素姐对不忠实的丈夫越来越严厉、凶悍的惩罚,实则是出自女性本能的妒情和对男性放纵的反抗。小说中还写了薛亲姐不顾父母的阻拦出去逛庙会的情节,她事后得意地说:“你们不许我去,我怎么也自己去了!”(第五十六回)这也反映着妇女对现实的清规戒律的反抗意识。薛素姐的乖戾、凶悍是由那种社会所造成的人性的变态,虽然有作者的歪曲成分,但也有真实的社会内容,而且比其他小说中的悍妇形象更深刻地透露出“悍”的原因。就小说开头作为缘起的一段议论和小说以晁家为前世、狄家为今世的结构看,作者显然是出于男性的立场有憾于世间家庭“阴阳倒置,刚柔失调”意即丈夫受妻妾的辖制、欺凌的现象而发作的。作者独将薛素姐写成狐精转世的一个心肠极恶的悍妇,更表现出男权主义的立场。有意思的是,小说中展现出来的人生图画却超越了作者的思想,且不说纵妾虐妻的晁源,即便是受妻凌辱的狄希陈也有咎由自取的现实因素,他的轻浮,对薛家的背义,也是导致薛素姐敌视、虐待他的原因。小说为揭示男性被女性欺凌的原因,追究到了男性压迫女性的人生悲剧,表现为一个循环相因的生活过程,在这个因果报应的荒谬逻辑中,也正蕴含着一个现实逻辑的内核:女性对男性的欺凌,也就是对男性压迫的反抗。小说在以因果报应警世功人的思想躯壳里,包孕着呼吁尊重女性、夫妻应当“相敬如宾”的现实意义。这就是《醒世姻缘传》超越一般写悍妇而旨在维持所谓夫纲的地方。
《醒世姻缘传》受《金瓶梅》的影响,写社会家庭间的寻常细事,真切、细致,贴近生活原貌,对城乡下层社会的描绘更富有鲜活的生活气息。作者对人情世态,揣摩得深切,在写实的基调上,往往加些夸张之笔,显示出其人其事的滑稽可笑,形成讽刺艺术的效果。小说中出现的各类人物,无论是官员、乡绅、塾师、乡约、媒婆、江湖医生、市侩商人、尼姑道婆、农村无赖,大都写出各自独具的那种卑陋的势利嘴脸,可说是写尽众生相。小说用方言俗语描摹人物情状,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诙谐幽默的情趣。